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教育 > 科技前沿

 

内蒙发现第三个太岁 浸泡的水几年仍无色无味


WWW.YUHUAN.COM  作者:辛一 宋彩霞 来自:北方新报 点击:327 时间:2005-6-23

 

内蒙发现第三个太岁

    6月17日,经过多日的犹豫,呼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子,终于与家人一起带着他珍藏了多年的太岁找到记者。日前,这是内蒙古发现的第三个太岁。

    发现6年没人注意

    该男子带来的这个太岁呈木墩状,重4.85公斤。它顶部直径0.25米,分布着放射状褶皱,高0.12米,拦腰周长0.67米。侧面观察,能够分辩出一圈一圈的纹理,像是生长年轮。底部直径近0.19米,底部看上去,好像沉淀着一层薄薄的灰黑色的杂质,已经深入肌里,摸起来与其它部位没有明显区别。该太岁除最底部约0.02米厚的地方为红褐色外,其它地方均为浅黄色,整体韧性很大,掰不动也撕不开,像块牛皮筋。

    该男子称,这个太岁发现了有6年之久。刚一发现时,因为没有人能说出它是什么东西,一位老太太就随手把它泡在了一个装有水的塑料桶里,拧紧了盖,放在了一间仓库里。从此,这个太岁在仓库里一待就是四五年。直到后来,人们拾掇仓库才又一次注意到它的存在。奇怪的是,它的个头长了,无法从桶里取出。更奇怪的是,几年过去,桶里的水仍旧是无色无味。人们议论,就算是在桶中泡上块干木头,这么长时间,这水也该变质了。该男子感到此物非同一般,就把它带回了家。

    回家后,男子没顾上再花时间照料它。直到看过本报对张永平家太岁的详尽报道,他才想起该好好研究研究它了。因为最初盛放它的塑料桶已经箍在了它的身上,男子割开了塑料桶的底部,才取出了它。然后,重新找一个更大的塑料桶把它泡上。此后,一有时间就对它进行观察。

    与前两个太岁不同

    观察了一段日子之后,男子觉得他的这个太岁与内蒙古以前出现的那两个太岁不同。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泡在水中既不像张永平家的太岁那样能产生黏液,也不像王凤友家的那样颜色多样。他的这个太岁摸上去没有粘乎乎的感觉,像牛皮筋,远看就是一块石头。男子还注意到,这个太岁泡出的水不滑,泡在水中没有气泡产生。在此之前,他不懂得给它换水,桶中的水仍然能够保持清亮无味。现在,他每隔两三天就给它换一次水,换出来的水舍不得倒掉,就用来洗脸。

    在男子的指点下,记者注意到,他这个太岁好像是一层一层生长而成。男子用手动了动这个太岁的顶部,上面有一层皮似乎能够揭下,掀起上面的一角,能够看到里面的纹理与外面的相同,同样呈放射状褶皱。

    现在,男子对他的这个太岁格外上心,每天都要琢磨上一阵子。为了弄清太岁的来龙去脉,他开始收藏本报。他把本报有关太岁的报道专门收集在一起,仔细研读每个太岁的特征,希望从中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据男子说,这个太岁现在成了他家最受人关注的藏品。熟人或要好的朋友过来串门,只要是提起这个东西,每个人都很好奇。有的人甚至是把它抱在怀里稀罕,左瞧右看。有的干脆直接举起来亲,好像能沾上点儿福气。

    呼市还有一个太岁?

    男子说,其实除了他这个之外,呼市还有一个太岁,个头比他的这个太岁要小,重两公斤左右。据说,那个太岁的主人与该男子是同行,但是,比他还要低调。那个人不但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而且从来不肯把他的太岁拿给外人看。如果男子的说法可信,那这个不肯露面的太岁应该是内蒙古所发现的第四个太岁。男子说,那个人手中的太岁发现了也有两三年了,同样是从土里挖出来的。但是,对呼市这两个太岁各自的最初发现地,男子闭口不提。采访中,他允许记者给他的太岁拍照,但是他不允许记者拍他本人。他说,还是谨慎一点好。所以,他坚持不告诉记者他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至于他所从事的行业,他不同意记者向外披露一个字。

    据说,那第四个太岁刚一发现时,外面包有一层深褐色的皮。有人把它随手扔到了一桶涮拖布的脏水里,第二天有人准备倒掉这桶脏水,却发现这桶水清了。当时,人们无从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人们十分好奇它皮下包的是什么,于是,就把它外面的那层皮扯掉了,露出了浅色的肉。后来,这个太岁的主人似乎意识到了扯掉外面的那层皮是一种错误的做法,就把它泡在了净水里。这第四个太岁泡在水中同样没有分泌物。据说,现在,他的主人已经把它视为至宝,不但深藏不露,而且每天膜拜,恭敬得很。

    张永平家太岁的鉴定将出结果

    11日,张永平家的太岁样品已经寄到广州,由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施苏华及其研究生邓书林为正在其做身份鉴定。美国华盛顿大学药物化学家邱声祥博士称,两周内就可以知道鉴定结果。届时,这块被张永平放置了1年之久的太岁身上的神秘将被一点点揭开,这不但是张永平期待已久的事情,更是广大读者所关注的谜底。

    经过反复的研究,张永平又把他的太岁泡回了水中,他说,上次记者取样所割下的痕迹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它又开始在水中分泌黏液。张永平的弟弟继续喝起由它所泡出的水。

    赤峰太岁的主人王凤友因为一直哈尔滨打工,记者只能在电话中与其保持联系。据了解,他在一家砖厂干活,不可能轻易请假回家。他说,东西是他小的时候发现的,比她的媳妇到王家的时间还早。所以,即使是能够取样,也得等到他回去以后再说。他与她的媳妇再商量商量,看怎么办更为合适。记者与王凤友初步商定,等他拿到5月份的工资,可以一同回趟赤峰。

    眼见内蒙古前两个太岁的身份揭晓均指日可待,呼市刚刚露面的这个太岁的主人当然有点羡慕。但是,在取样方面,他似乎很是犹豫。他认为,如果专家能来呼市最好了。据了解,为了进行太岁方向的学术研究,邱声祥博士等有关专家在此方面费尽了辛苦,不说每天要进行繁杂的鉴定程序,光说鉴定所需的费用,每个太岁近万元。所有的这些,都是专家研究组自行承担,目标无非只有一个:早日把太岁的神秘身份揭晓,以期它尽早为人类服务。

责任编辑:huangsh 文章页数第[1]页 

【字体: 】【关闭


■ 相关连接

 
文章搜索
暂停使用
本级分类
|科技前沿|
|教育动态|
|招生考试|
|娱乐新闻|
阅读排行
·短信识男女 调查:发短信...
·爱因斯坦的宇宙——弯曲空...
·科学家合力破解四川白石湖...
·日本水族馆白鲸表演吐泡泡...
·死者面部移植到活人上 首...
·牛粪也可变钻石 “钻石快...
·高分子材料的纳米化
·太阳能:未来最理想能源
·内蒙发现第三个太岁 浸泡...
·人如其名有心理学依据 看...
·两岁女童肩胛下长出“双翼...
·新世纪需要什么样的能源